奈优酱www

《Eyes on me》 (HE)

刀刀:

因为喜欢Faye所以听了好多林夕作词的歌。在看现欧的时候脑子里总是浮现出一句句的歌词,那种爱而不得的感觉突然就一点点的清晰了起来,所以就私心想串联出几首歌为主线的一个从单恋到暧昧再到双向暗恋最后终于在一起了的小故事,不过真正有情节应该是从3.0《暗涌》才开始的,前面全都是心理活动和个人感情的滋生啥的。


算了我瞎说的其实都是瞎几把脑补的。满足一下自己好像并不存在的少女心而已。配合BGM(BGM就是每个阶段的名字)食用更佳~ 


   就私设老高喜欢Faye的歌好了,毕竟与好多歌词和他的心境相似嘛。(你废话咋这多)


 


   《Eyes on me》


1.0《流年》 初遇


“那明明是我第一次遇见你,却觉得你以外的世界都失了色。”


现充是在宿舍里见到欧神的,虽然第一印象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


那是一个九月的午后,校园里已经有叶子缓缓坠落,透过宿舍的窗照进来的阳光是好看的金黄色。其余三个室友都早些到了,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就各自忙自己手边的事情了。现充把行李放好,正盘算着收拾完用高锰酸钾拖个地,再去洗个澡,最好能跟三个室友都说明白了自己的洁癖,免得以后平添烦恼。


室友们都是什么人呢?


一个看起来就傻逼的啤酒肚青年,刚来就把东西弄得乱七八糟的,说了句自己有洁癖还被对方轻蔑的叨叨了几句。还有一个很和善的老好人,看到两人不和赶忙跑上来劝架的。还有一个...坐在床上打了两个小时游戏还一直骂骂咧咧的网瘾少年,好像宿舍的一切都和他么什么关系似的。


“WC你大爷!”少年暴躁的骂了一句,现充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那少年一脸认真的望着电脑丝毫没有在意下面男神向他投来的注目礼。


“MMP的有毛病啊,上赶着给人家送人头?”少年焦急而认真的样子呈现在那张好看的脸上,现充有些失神。


“WQNMLGB,别让我在看见你!”那孩子把电脑屏幕一扣,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丧字。


“好啦,欧阳,别气了,一起去吃饭吧。”那个叫伟哥的男生打起了圆场,现充看了看手机,五点半,确实该去吃饭了。


“哦。”那孩子抬起头看了伟哥一眼,又看了现充一眼,那眼睛亮亮的,全是现充的倒影。


直到今天现充也很奇怪,一个天天打机的人为什么会有一双让人一见钟情的眼睛。


现充晃神的功夫,那孩子已经从床上翻了下来,用湿巾擦干净了自己的手,然后用自己放在公共区域的消毒水给自己简单的消了消毒。


然后呢,他就慢慢的走过来,说:“我们一起去买饭吧。”


原来刚刚他听到自己和对铺的傻逼说的话了啊。这种有人把自己的怪癖放在心上的感觉,就像一杯温热的水缓缓的淋下来,所有的温暖一层层的轻轻蔓延开来。


“嗯。”


 


初次见面的时候说太多和爱有关的话总给人一种草率的感觉,可是当欧神出现在现充的面前的时候,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失了色。


他在他对面换了件衣服,然后朝着他露出一个像是看着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一般笑容:“走吧。”


 


“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


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那晚现充睡得很好,没有再想到那远在天边的严苛父母,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在宿舍一直对下午的事情耿耿于怀的傻逼室友,他的心情久违的很好。


在过去的那些年里,现充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不理解他的父母,对他期望甚高的老师,默默喜欢他的邻班校花。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觉得这样温暖和轻松。


后来他在想起这段经历的时候他才明白那时候他以为刚刚产生的微小的好感,其实叫作爱。


我本来以为我这一生都不会想要主动接近什么人,幸得神明垂怜,才叫我遇见了你。


你像一个天使一样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如果我给你的好感也许会给你带来很多不快呢?


那我会觉得我是一个魔鬼。


可是当我情不自禁的对你产生好感后,我就不能掌控这一切了。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张楚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


哪一年让一生改变。


 


2.0《DI DAR》 欢喜


大学生活就是这么随意而乏味,就算已经在努力的参加社团活动去充实自己,现充也还是觉得每晚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空空荡荡的。


那些自己记不住长相的同学的脸,那些表白完羞涩的扭过身去的少女,那些自己也有些说不明白到底有没有意义的组织活动。都让现充觉得有点提不起精神。


除了一个人。


身后那个人简直是个夜猫子,天天打机不到凌晨三点算他输。明明是个很温柔的人,偏偏一打游戏就炸毛,张口J B闭口B的,和平时的他判若两人。现充不讨厌他说这些,有时候甚至还觉得有点可爱。真的。


毕竟他是唯一一个懂得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照顾自己情绪的人。


在上周二接到父母的电话时,宿舍里只有他和欧神两个人。他一字不差的汇报了自己的近况。


“有参加社团活动,绩点全年级第一,一切都好。”如同一台精密的机器,一丝不苟的阐述着自己的数据。欧阳体贴的关掉了游戏音乐,一言不发的听他说完所有的话。


“老高,你很累吧?”


“嗯。”


“我父母跟你父母差不多吧,总希望我各方面都出众,不过他们可要比你父母失望多了哈哈...”


“他们让我觉得很累。”


“你等我一会,我去洗个澡,然后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怎么样,我请客,就当我报答你大半年来的带饭之恩?”


“你会出门?”


“我这学期已经一个月出门三次了啊,很有进步了好不好?”


“好。”现充笑了起来,还好寝室里没有女孩子,不然一定会疯狂的尖叫出声来。


现充有时候觉得,这个死宅直男可能永远都不会懂自己的心思,但是能这样和喜欢的人走的如此之近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虽然在内心深处的那个自己,不断的渴望着再近一点,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全部,自己想要的,是这个人的一生。


“你玩阴阳师吗?”掌机电脑全丢在宿舍的欧阳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一脸认真的问现充。


“玩。”现充根本不知道阴阳师是什么,但是他决定,等到了饭店,就下一个来玩玩。


“那你抽到了几个SSR?”


“回头你帮我抽吧...”现充一边搪塞着,一边暗下决心回去以后冲个千八百块的搞点票子好给欧阳抽卡。


啧,恋爱的铜臭味。


在一起吃这顿饭以前


现充觉得这样就很好了,并不奢望还能和欧阳怎样。


而在回到寝室以后,现充却觉得,不是的,那可怕的占有欲早就扎根于心,再也赶不走。


  


不要拥有你多少


是害怕突然我想起


你原来太过重要


我突然呼吸不了


会突然想叫想要想跳


DI DAR~DI DAR~


DI DAR~DI DAR~


 


3.0《暗涌》 无望


在走进学校的那一瞬间,欧神和现充都明显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同。除了偶尔投来的一如既往的爱慕的眼神以外,还有好多是包含了很多种情绪的怪怪的眼光。而这些眼光,准确的来说,并不是投向现充的,而是投向欧神的。


现充觉得很奇怪,难道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死宅出趟门吃个晚饭都能上校园日报头条不成?大标题就是软院白月光亲自出马,终年死宅重见天日?


怕了怕了。


不过回到宿舍楼门口的时候谜底终于被揭开了。这....都是什么玩意?


为全区第一大佬疯狂打call的横幅大大的拉开了,旁边是欧神冒着傻气的照片。像大字报一样被贴在宿舍楼门口的表白信上面赫然写着欧阳的大名,还有那个留下这些的主人满腔的爱意。欧阳一脸蒙逼,现充也是。


欧阳想知道这是谁干的,而现充则在想,有人在追欧阳了。


而且表白方式如此直接,唯恐天下谁人不知她喜欢欧阳一样。


两人对脸懵逼的走进宿舍楼,在一众认识的不认识的男生的注目礼下回到了寝室。


Emmmm,总是有更易想不到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


准确的说是等待着欧阳。


欧阳的桌子上放着新垣结衣的手办,写真集,还有新的掌机,新的套装游戏,几乎是只有欧阳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在众多礼物之中,欧阳终于找到了这些东西的主人留下的小卡片。


“欧神大大,看你的直播有两个月了,我觉得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所以我想把我们的关系从网络拉到现实里来,这都是些小礼物啦,希望你会喜欢哦~”落款白小雅。哦,就是竞技时候为了赚点外快开直播时直播间来的那个土豪妹子吧。正经八本的白富美一个,刷礼物从来不看价格,自己也开直播间被人女神女神的喊着的那个吧。这些其实也都是他直播间的那些人说的,具体这白富美到底长啥样,其实他也没去她直播间看过。


???欧阳是一脸的问号,这妹子到底喜欢他啥?就开过一次摄像头,话都没跟她说过三句以上,一起组过两次队带她拿了冠军,好像也没有其他交集了?


现充看了看愣神的欧阳,然后捡起掉在自己这边的一本新垣结衣的写真,眼神黯淡了许多。他用微小的声音叹了口气,然后拿起消毒水喷洒到写真集掉落的地方,再用纸巾一遍遍的擦拭着。


主席阴阳怪气的打着官腔:“小同志挺受欢迎啊,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这是哪位女同学?好让我们也给你把把关啊?”


伟哥看了看蹲在地上擦拭地面的现充,又看了一眼欧神,有点尴尬的说:“欧阳,这是你女粉丝吧?她来的时候我看见了,还是个高中生呢,你打算怎么办啊?”


“退回去,说清楚吧。”欧神缓了缓,看了看那一桌子他想要的珍宝,坚定的说。现充站起身来,和其他两个室友一起看着他,


“我都没见过她,干嘛收0她的东西。再说了,一个高中小女孩还不是花家里的钱乱打赏,我把东西退给她跟她说清楚,以后什么垃圾直播我也不开了。”欧神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望着现充的,现充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过,但是那双黯淡的眼睛却有所改变的慢慢亮了起来。


“你舍得?”主席看了看那一大桌子的宝贝,有些不可置信。


“我又不喜欢她,再说了,就算真喜欢,哪能让妹子送东西?”


“欧阳你喜欢过什么人么?”主席一脸鄙夷的看着这个死宅。


“没有!谈恋爱哪有打游戏有劲,还得出去逛街吃饭多麻烦!”欧神一脸的满不在乎,他不知道的是这些话给现充听来却像是一颗一颗的小星星,足以让他的天空闪闪发亮了。


“那个,老高,明天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见见那个白富美啊,我社恐...”


“???”你去拒绝别人还带个人一起,看人家笑话?


“好。”不看白不看,看看到底是谁想抢走我的人。


现充的心情好了些许,但有些个死扣,一时半会儿终究是打不开的。


白富美给你的东西,我高富帅一样可以给你,只不过我不能像她一样,明目张胆的送你礼物而已。


现充爬上来了床,戴上了耳机,听起那首当他发现他喜欢欧神以来就一直在单曲循环的歌。


“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


眉头仍皱满密云


就算一屋暗灯,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份


我都捉不紧。”


 


现充想啊,他都没见过那个白富美,万一一见面一拍即合两情相悦,自己岂不是很尴尬?再说了,就算他拒绝了,那下次呢?他是一个直男,他终究不会是自己的。


眼皮好重。


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难得的看到欧阳早就洗漱完毕了,他坐在书桌前,把那些东西分类装好,一样不差的放进箱子里,准备还给白富美。


“你起得可真早。”现充揉了揉眼睛,看着欧神。


“嗯,因为不想让你等啊。”他还在收拾着那些东西,甚至没来得及看现充一眼,不过还好他没看,否则一定会惊讶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现充露出了那种感动的表情。


走到洗漱间用冷水拍了拍脸,现充觉得自己从未像今天一样昏昏沉沉过,但他还是和平时一样做好了这一切,换好衣服,和欧神一起一人抱着一个箱子,朝着欧神约定好的地方走去。


精致的咖啡厅,一看就是欧神让人家姑娘选的地方。推开门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女孩子,因为她真的十分出众。虽然有点网红的感觉了,再是扎在人堆里也绝对是很耀眼的一个了。


“这些东西还给你,谢谢你的喜欢,可是我不喜欢你。”欧神像背台词一样说完这些话,然后毫无波澜的看着眼前可算完美的女孩子。


“为什么?”那女孩子的脸上分明写着,被我看上你是中了头奖几个字。


“就是单纯的没有感觉而已,你不要多心了。”欧神的声音里还有点小无奈,现充看着如此决绝的欧神,心中竟有一丝愉悦。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可以变成那样的人的!”白富美小姐姐还有些不服气,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挽留自己的自尊。


“学不来的,喜欢就是一种感觉。”说完欧阳扭头便走,现充一脸蒙逼,这个死宅的爱情观和自己居然很相似。


是吧,只是感觉吧。


可是这种玄妙的感觉,偏偏产生在了你的身上。


我该怎么办呢?


两人肩并着肩走在冷风中,这已经是大二的十一月,这座北方的古城已经看是转冷,不注意保暖的欧阳却只穿了薄薄的一件外套。


“我请你吃个饭吧。”现充看着他的侧脸,鬼使神差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哇,老高你最好了!么么哒!”欧阳又恢复了活力,说实话这种活力现充只在他打游戏或者和自己呆在一起的时候偶看到过?


估计他是把自己当成最好的朋友了吧。心里苦涩的笑笑。


“你想吃什么?”


“火锅!”


“我不能吃辣的....”


“鸳鸯锅,不能再让步了!”


“好。”


欧阳甚至随身携带了消毒湿巾来帮自己擦桌椅,欧阳知道自己有洁癖吃东西时都小心的不碰到自己这边,欧阳会在结账的时候跟自己说哈哈我请你吧哪能老叫你请客,我刚刚答应你就是想和你一起吃个饭而已。


欧阳会给自己的很多妄念找个理由。他对我这么特别他一定也有点喜欢我吧。


还是他把我当兄弟,我却想...


罢了。


回到宿舍打开手机才发现社团里那个叫本子的学妹给自己发了几条消息,而自己没看到。全都是什么社团工作的问题,今年的小学妹还真拼,才加入一个礼拜,就这么有事业心了,


现充敷衍了几句,闻到了自己身上的火锅味,决定去洗个澡冷静一下。


“老高,今天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在,我都不一定能跟她说出那么多话。”欧阳一边玩游戏一边说。


“别玩了,去洗澡,不然你熏得我今晚睡不着。”


“哈哈哈马上!”


其实,也想说谢谢你的。


就因为你对我和对别人也不一样。我就很开心了。


可是这种关系和我想要的却还是天差地别,我怕我如果跟你说了真话,我会连现有的都失去,无影无踪。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这么烦嚣城中


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拿到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你看到的我表面波澜不惊的样子


却不知道我心里早就波涛暗涌,快要将我自己一并吞破了。


 


4.0《迷魂记》明知故犯


现充觉得这份喜欢给他带来了很多酸涩的感觉,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法,是...了断还是继续。


新来的学弟学妹想搞一个迎新晚会,选来选去选了演舞台剧。于是现充投入了日复一日的忙碌中,选角色,改剧本,忙得一塌糊涂,这种忙碌使他暂时忘了之前的焦虑,却也使他不能准点给欧阳带饭,欧阳叫苦连连。


拿了女二剧本的小白和拿了女主剧本的本子一遍又一遍地对着戏,现充在台下看着,觉得这俩人不去念中央戏精大学真是可惜了。


男主也是新来的一个小学弟,叫二文的,据说是个很二的文艺青年。二女争一男的烂戏码再一次上演。


“你当初根本就不爱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小白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


“我当初以为我是爱你的,可是她出现的一瞬间,我的灵魂就是属于她的了。”


多么低俗的台词,若是在以前,高老师肯定嗤之以鼻。不过此时此刻的高老师,却觉得自己就跟吃了迷魂药一样,总是去想起欧阳。


或许天底下所有人喜欢一个人的方式都是一样的,不管你贫穷或者富有,热情或者冷艳。


今天准点回去,给他带个饭吧。高老师在心里默默的想。


看了看窗外愈来愈阴冷的天,又看了看中午的时候因为太阳高高照而穿出来的小薄外套,高老师更加坚定了早点回去这一决心。


收回思绪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欧阳的微信消息。


“高老师要不要我给你送件衣服?”


“你舍得下楼?”


“那也不能让你冻着啊??”


“不用了,我早点回去,你吃什么?”


“我出门了,你在哪?”


“.....我在大学生活动中心”


“好”


现充想了想那些夸他衣服穿搭好看的人,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在意自己的冷热,就像自己的父母在拿着自己给他们带来的荣誉炫耀的同时,从未想过自己是否快乐。


欧阳对自己的好就跟麻醉药一样,麻痹自己那根叫做你也知道你俩没戏的神经,让他更加深沉的沦陷下去。


“为什么,感动我。


等我难习惯,最低痛楚。”


台上的戏码因为欧阳的到来而停顿,这个长得好看的不要不要的死宅学长居然突然出现了,还带着一件超有品的外套,俨然一副给对象送衣服的表情。刘学姐轻笑着:“哎呦欧阳,这是要虐死我们这些单身狗?”


“欧阳,哪位是你女朋友?”周围的人都开始起哄。


“我给老高送衣服的。”社恐惜字如金,真是多一个字的辩解都没有了。


“谁说俩男的就不能在一起啊?你是不是喜欢高老师啊?我们高老师...”台上的小白朝着欧阳开起了玩笑


现充抬起头看了看台上的小白,而小白也刚好在看他,一双小鹿般的大眼睛笑得弯弯的,朝他眨了眨。


这个女人,有点厉害。


现充大概知道了,情商高如小白,看穿了自己的心。也许只是拒绝本子那次说自己有喜欢的人被她知道,也许只是自己在提起欧阳的时候的小小变化,连伟哥都能感觉得到的东西,更何况是情商如此之高的女人?


其实现充现在也好想知道他一个答案。他对自己的想法,究竟是什么样的,虽然理智告诉自己,他就是个纯直男,一个喜欢新垣结衣喜欢软妹子的直男。


可是欧阳没有说话,欧阳做了一个社交恐惧症该做的事情,沉默是金。


现充知道自己也许该开口解释些什么,叫他们别瞎起哄了,好好干活。尽管他们的玩笑话让自己真的很欢喜。


可是现充就是不想张口,他坐到欧阳身边,喊了声继续。


台上的演员投入的表演着,现充却再也看不进去了,他看了看身边的欧阳,正认真的玩着阴阳师,哪怕只是机械的刷刷副本,对他来说都比干坐在这里有意思。


“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先回去吧。”


“没关系,我等你吧。”


“.....”


现充再次肯定,自己吃了迷魂药。


好了,就这样吧,既然改变不了就拼死的坚持下去 


坚持下去喜欢一个不可能的人。


“怕什么


怕习惯豁出去爱上他人


但却不懂去


弄完假再成真。”


 


5.0《暧昧》


“欧阳学长,明天上午有时间吗?”排练结束后,小白匆忙地从台上跑下来,跑道第一个起身想走的欧阳身边,带着她招牌的微笑。


“我不是很喜欢和女孩子一起出去玩。”


“你可以不把我当成女孩子,我们一起去卖手办好不好?”


“.....”


“上次我表姐帮你买过限量版的手办,你就当还她人情了呗。”小白带点小撒娇式的邀请,怕是换了旁人早就答应了。


“好吧。”欧阳的声音又出现上次拒绝那个白富美时候的小无奈,现充觉得他很喜欢听到欧阳在面对别人的时候声音里出现这种无奈,因为这样的话,就说明每次他只有和自己一起出去才是心甘情愿的。


哪怕那只能说明他把自己当朋友。


“那就约好了,明天上午九点,不见不散~”小白蹦跶着跑回本子的身旁,而本子此刻正在看向自己,那眼神里全都是一个女人对一件好东西的渴望。现充其实不喜欢这样的眼神,很多女孩子都这样看过他,她们只是把他当作一件东西,最好的,最完美的,和自己的父母一样,把自己当作炫耀的资本,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他要的是一种感情,有感觉的,合拍的感情。


而这,只有欧阳能给他。前前后后一年多以来,现充都是这样执着而单纯的喜欢这一个人。


“茶没有喝光早变酸


从来没热恋已失恋


陪着你天天在兜圈


那缠绕怎么可算短”


现充觉得他整个人都很不好了。欧阳和别的女生一起出去做他最爱做的事情了。可他对此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打来一桶水,用高锰酸钾拖着能照出人影的地板。


伟哥看着他,欲言又止。


主席依旧对此表示不懈,旁敲侧击的说自己那样大大咧咧的才算有男人味。


好了。前五章都是现充那苦逼的心情,那么欧阳呢?


小白穿了一条漂亮的连衣裙,有点小高跟的鞋子让她走起路来嗒嗒作响,清脆又好听,相反的是,欧阳却心不在焉的游荡着,和这么漂亮的妹子在一起逛漫展他竟然觉得索然无味,还不如和老高出去逛。


老高?为什么会想起老高?


“欧阳学长看起来很没精神呢。”


“啊,抱歉我一直是这样子的。”


“可是你和高老师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是这样子的。”小白的口吻轻柔,话语却意味深长。


“我们是好朋友。”


“欧阳学长其实是喜欢高老师的吧?”


“我喜欢妹子!新垣结衣我老婆!”欧阳条件反射的反驳,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


“我只是开个玩笑,那你为什么生气了呢?”


“.....”


“你知道有一种人叫爱而不自知吗?”


其实欧阳分不清感情上面的事情。他二十岁的人生里,有的是父母的管束,还有女生的爱慕,还有对游戏的狂热。


可是在无数个夜深人静,主席的呼噜声搞得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晚上,他也有在纠结为什么老高对他而言这么特别,只是他不明白,这就是所谓的喜欢罢了。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他应该喜欢女孩子的。


他需要的也许只是一个像小白一样的人,一语点醒梦中人,告诉他,自己对老高的非分之想,也可以叫做爱。


灵魂有意,而肉身麻痹。


欧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过了一会,却又觉得整个人都好了。


“谢谢你,我要先走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间


望不穿这暧昧的眼。”


他不知道的是,现充此时在宿舍里心如死灰的想着,什么时候结束自己单方面认为的暧昧,反正他都跟别的妹子出去了,干脆来个破釜沉舟,好让自己早点从这场无望的爱情里跳出来,回到以前死水一般的生活里。


“犹疑在似即若离之间


望不穿这暧昧的眼


似是浓却仍然很淡


天早灰蓝想告别


偏未晚。”


 


6.0《Eyes on me》


欧阳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宿舍,看到只有老高一个人沉重的坐在桌子前,若有所思。


“老高,我有话想跟你说!”


现充扭过头去,看着欧阳的眼睛,那双眼睛亮亮的,闪烁着一丝兴奋。


他们...在一起了么?


“我也有话想跟你说。”


说完就完了吧,哪怕连朋友也做不成,现充也不想把这份感情带到坟墓里去,他要说出口,让欧阳知道他的心意。


“那你先说?”


“我喜欢你。”现充感觉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不是在表白,而是在说“我要死了”一般的悲壮,悲壮又坚定,还是慷慨赴死的那种。


“???”欧阳一脸的黑人问好,这都在现充的意料之中,毕竟是被男人表白,还是最好的朋友,换谁都是一脸蒙逼吧。


“你怎么知道我想跟你说什么?!”


“???”这下换现充一脸蒙逼了。


过了几秒钟,两个人一脸呆滞地看着对方问道


“你喜欢我?”


然后又一起点了点头。


为什么表白这么美好的事情,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傻气。 


欧阳的眼睛依旧亮亮的,他说:“老高,我刚挤完地铁,还出了一身汗,但是我想过去你那边,可以吗?”


现充没有回话,他快歩走上前来,给了欧阳一个大大的拥抱。


欧阳闻到了他身上好闻的薄荷香气,然后,回抱了他。


你也喜欢我啊


 


真的是太好了


 


 


“I kind of like your way


How you shyly placed your eyes on me


Did you ever know?


That I had mine on you.”


我好喜欢你看我的时候的眼神


那样带着笑意而羞涩的模样


可是你知道吗


当你看着我的时候


我也在那样地看着你呢 


 


7.0《约定》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


还记得笑着离开的神态


当天整个城市那样轻快


沿路一起走半里长街”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不怎么害怕别人知道的那种。


不过啊在一起之后的感觉反而没有互相喜欢的那段时间来的有趣,毕竟知道了彼此也喜欢自己的时候,说话的语气都理直气壮了几分。


“你知道大四的高学长吗?那可是咱们学校的白月光啊!听说他这几年一直没有女朋友,当年那个本子女神好像都喜欢他来的,他都没答应,一定是眼光太高了!”大一的小学妹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偏偏给出来拿手办快递的欧阳听到。


原话复述了一遍之后,有点气鼓鼓的说:“你都要毕业了,他们还把你传的这么神。”


现充笑了笑:“是啊,我眼光高的很,高到非你不可。”


“你...你怎么学会这些的?”


“呵。”


亦或是


“哇欧阳学长电竞又是第一,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播啊,要是他直播可能早就某主播直播骚操作月入百万了。”


现充从那些人身边经过的时候,在心里呵呵一笑。


他不用,他陪我睡觉也能月入百万。


毕竟高老师和欧阳的创业之路,大一就开始了,因为默契,所以相信。


回寝室后,高老师看到欧阳居然没有在打机,而是在认认真真的看小说。


哦,《Eyes on me》


“老高你觉得我是小说里那样么?”


“不是,你比小说里更好。”


“那你是像小说里那么暗恋我么?”


“不是,那都是糊弄人的,我不是从第二眼开始喜欢你的,是第一眼。”


“小白为啥那么帮我们啊?”


“她喜欢本子,他俩现在在一起了。”


 


“老高我爱你!”


“我也爱你。”


太好了,你是我的了。


 


其实现充就是个腹黑攻,这点欧阳现在还不知道。


 


“明日天地 只恐怕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End




 


 


 


 


 


 


 


 


 


 


 


 



二十六字母一句话微小说。(划重点:是一颗纯糖。)

啊啊啊啊啊啊   好甜啊    是暴风糖惹 开心

风雪添作酒。:

一个我经常写的很可爱的模式,在现欧也丢一篇,很久不写了,不知道有没有原先的感觉。


 


Abortion (流产,堕胎)


“老高!孩子没了!”


 


“.......只是去做道具师,不会为难你的。”


高老师看着瘫在床上假装流产的欧阳如是说道。


 


Bolster (垫子)


欧阳和老高在光棍节确定关系的事情伟哥是知道的,让他不明觉厉的是第二天欧阳椅子上多出的那只坐垫。


 


Captive (被俘的,被捕获的)


在一起之后的一个月里,欧阳玩Pokemon Go再也没有捕捉到稀有神奇宝贝。


大概他这个月的欧气都用来捕捉老高了——他想。


 


Disbelief (不信,怀疑。)


“你真的要下床去食堂带饭?”


 


“靠你又不相信我,我现在换衣服给你看,你有本事别转过身去啊!”


 


Exceptional (例外的,罕见的。)


“院草怎么肯帮死宅收拾东西了,你转性了?”


 


现充对于主席的疑问不置可否,上铺打游戏的那位家属同样充耳不闻。


 


Flirtatious (爱调情的。)


“欧阳,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的游戏?”


 


“不是吧,老高你这么幼......”


 


“我输了,看到你我心动了。”


 


Genetic (遗传的)


欧阳第一次看到现充家里养的一条猫,雪白的毛色让它贴着墙壁走都不会被发现时,他怀疑这猫是老高生的。


 


Handy (方便的,手边的)


“哎老高,排位渡劫呢,给我打个辅呗?队友太坑了。”


 


Idiom (方言,土语)


“我请你吃火锅。”


 


“白锅吃锤子,淡瓦瓦。”


 


“??????”


 


Jealous (猜疑的)


现充看着欧阳空荡荡的床铺,对于伟哥给的“欧阳去给你带饭”的说辞表露出明显的不相信。


 


Layabout (游手好闲者。)


“期中想好怎么死了吗?”


 


“爸爸我错了,爸爸请再爱我一次。”


 


“......”


 


Melt (使融化)


家人和社会不断施加的压力让他从心里竖起无数道防护,他被它们包裹成一块坚冰,待人平和下是极度隐忍的灵魂。


 


“老高你中午打算吃什么?我和你出去一趟一起吃呗。”


 


“想吃清淡的。......你肯下床?”


 


他听到了冰裂的声音。


 


Nifty (非常有用的。)


“你要是出了SSR,我就继续。”


 


“......”


“网易我是你爸爸!!!”


 


Ogle (挑逗性质的注视,盯着看。)


“开玩笑的,谁要和男人么么哒。”


“老高么么哒~”


 


“......”


“你刚才说什么?”他抱臂站在床下看过去。


 


Position (地位)


欧阳被拉入剧社的那一刻起,他在大家心目中就被打上了“高老师家属”的标签。


 


Quiver (颤抖,抖动)


“喂......”


“我不就是衣服穿反了吗,老高你至于不至于??”


欧阳冲憋笑辛苦的高老师嚷嚷着。


 


Receiver (接收器)


欧阳一直觉得现充对于自己的感知比人工智能还牛逼,仿佛装了一个专门用的欧阳接收器。


 


Self-conscious (不自然的,扭捏的。)


现充第一次在欧阳的陪同下看过心理医生,被对方擦了又擦的手掌搭着肩膀往回走时,走出的步伐都是乱七八糟的。


 


Touch-and-go (一触即发的)


“......我现在特别想打你。”


 


“那怎么办??可是我现在想亲你。”


 


Unarguable (不容争辩的,无可辩驳的。)


“你身上都是火锅味道,去洗澡去。”


 


Volatile (易挥发的,易散发的)


“我把外套脱了,你往我身上喷点消毒水吧。”


“湿巾也给我,我擦一下手和脖子。”


“现在我可以过去你那边了吗?”


 


现充允许的瞬间,被凑过来的小太阳的味道灌了满鼻满心。


 


Waffle (瞎扯,夸夸其谈。)


“你洗了这么多澡,水属性一定很高......”


 


Xanthippe (悍妻,泼妇)


“操你妈傻逼吧!!”


“看清楚你爷爷我搁这儿呢!”


 


“......”


 


Yabber (含糊不清的说话)


“老高,我觉得我十分喜欢你了......”


 


“嗯?”


 


“没事没事,我说你长得真帅!你一会儿出去吗?”


 


Zone (空间,领地)


现充在寝室里用空气清新剂划分出自己的一片领地,能闯进来的人只有睡在他头顶的那个家伙。